這裡是小奕。
灣家人。
專職挖坑不填。(被揍
喜歡寫東西但是文筆差QQ
歡迎大家來坐坐OWO///

P.S.小事情我男神

很病很雜的噗浪
http://www.plurk.com/shapher8312

© 牧羊少年
Powered by LOFTER

【荣耀大陆系列/于远】花火14、15

果然没存稿我就腐烂啦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倒是振作########
最近看罪恶王冠,好喜欢ED呜呜呜
然后竟然有那么多人在关注这系列让我受宠若惊
不过我还是会继续腐烂的(滚

百粉等等我我会写的TTTTTTTT

 

14.

  「休息一下吧。」

  一杯热气升腾、散发薄荷香气的茶突兀地出现在邹远眼前。邹远愣神,抬头,百花国御医莫楚辰正微笑地看着他。

  邹远说了声谢谢,放下手上那迭纪录繁杂国事的公文,他捧起茶杯细细地闻了口,薄荷的清新立刻盈满自己的鼻腔,一路顺着直往脑门去,让大脑清醒不少。莫楚辰将书房的门关上,随意地拉了一把雕刻精致的木椅过来坐下,并为自己添上一杯普通的茶水。

  「能聊聊吗?」他说。

  「聊甚么?」

  「陛下明知故问。」莫楚辰的脸上挂着意有所指地微笑,「唐昊大人为了这事可是找我发了好几次牢骚,要不是他付酒钱我早就推掉不干了……」

  「你都知道了,那问我干嘛?」邹远放下茶杯,将双手放在桌上交迭,趣味盎然地说。

  「因为我们也挺好奇的,究竟是甚么原因让我们一向以乖顺谦和的邹远小陛下,愿意不顾一切惹恼权臣也要将外来客留下?」

  邹远脸上带着从容的微笑,指尖轻轻地敲击着木质桌板,半晌,他缓缓地开口说:「你的『我们』包含谁?是你、周伯父、朱孝平?还是那些其余的人?」

  「还有张伟张大人。」毫无犹豫地,莫楚辰如此说道。不意外地看见对面邹远露出惊讶的表情,莫楚辰继续说,「陛下……邹远,请恕我这样说,我们不是看着你长大,便是陪着你长大的人,如果你可以丝毫没有犹疑的信任外人,那何不信任我们呢?」

  历经漫长的沉默,邹远才百般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我又何尝不想呢?可是如你所见,他们把握着朝政,连同我的生活起居一并捏在手心,除了小心翼翼,没有别的选择。」这是被拣选为王的代价,这是邹远没有说出口的。

  「孤立无援,或是拒绝援助其实这都取决在你,邹远。我是不知道你在想甚么,但你要知道,我们都是跟随孙哲平张佳乐二位陛下一路打拚的人,更别提张大人。无论你做了何决定,我们绝对支持你——就像曾经追随孙哲平张佳乐二位一样。」

  邹远听得一愣一愣的,脸上混杂着感动和不可置信的复杂情绪。

  「……谢谢。」

  「别老是说谢谢。如果真的感谢的话就去放手一搏,也不枉我们一干老臣满身赤胆忠心。」

  邹远点点头。

  「若还有甚么想法,去找张大人吧。」

  这是莫楚辰离开书房前最后一句谏言。

15.

  论百花诸臣的资历和权位,张伟这人不得不提。

  当初孙哲平和张佳乐两族合并时,张伟便是见证那刻的其中一人。他看过繁花血景在荣耀大陆大肆绽放,也看过因为孙哲平手伤而阴霾垄罩的百花殿堂。看过孙哲平和张佳乐最幸福快乐的那几年,见证邹远的出生,却也看过张佳乐咬紧牙关孤军奋战的日子。

  看着邹远和唐昊成长,也看过百花因张佳乐离去差点崩分离析。

  在孙哲平和张佳乐相继离开百花国后,张伟已然成为百花最资深的老臣。

 

  在莫楚辰的安排下,邹远悄悄地来到张伟的宅邸。虽贵为长老之首,但随着张佳乐的离去,他也被其他长老逼退位置,逐渐退出政坛不参政事。邹远对于张伟并没了解多少,此时的会面让他略显紧张局促。侍仆引着他到厅堂时,张伟正背对他不知道在修剪甚么。宽厚的肩背显示出当年的勇猛威武,邹远暗自深吸一口气,准备开口。

  「您来了。」

  「咦?」

  张伟此时转过身来,略有岁月经过的脸庞噙着温和的笑容,「我等您很久了,小陛下。」


评论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