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小奕。
灣家人。
專職挖坑不填。(被揍
喜歡寫東西但是文筆差QQ
歡迎大家來坐坐OWO///

P.S.小事情我男神

很病很雜的噗浪
http://www.plurk.com/shapher8312

© 牧羊少年
Powered by LOFTER

【荣耀大陆系列/于远】花火11、12

 

※我的ABO设定老是变隐藏ORZ

 

 

11.

  那天夜晚,于锋离开蓝雨。

  他知道,这次离开后,大概不会再回来了。

 

  趁着黎明初升,金光漫撒,于锋敲响百花国皇宫的大门。

  「麻烦通报你们陛下,蓝雨王子于锋来访。」

  众侍卫听到「蓝雨」二字,立刻将手中武器对准于锋。

 

  于锋被架到邹远面前。邹远表情复杂,欲言又止。即将出口的询问被硬生生地吞了回去,纠结半天却还是什么都说不出口。

  「抱歉,我也隐瞒了你。」于锋说。

  邹远摇摇头。沉默之后,邹远挥手示意下人松开对于锋的警戒,并且将他们通通遣散出去。偌大的书房里只剩下他们二人。

  让于锋坐下,替他倒上一杯花茶后,邹远似乎终于做足了准备,抬头直望着于锋说:「你——」

  「我知道你想说甚么。」于锋迅速打断邹远,快速地接话说:「你要说不管我是谁你其实都无所谓,对不对?」

  「你又知道了。」本来扁着一张嘴装凶的邹远,最后还是破功的笑了出来,「你太懂我了,这样不好。」

  「哪里不好了你说说,我来改。」于锋一边笑一边用他的杯子碰了碰对方的杯子,以茶代酒爽快的一口喝下。

  邹远也干了他的那杯茶,两人笑成一团差点停不下来。他边笑边说:「你就别改了,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我不改,以后可别反悔。」

  「你看我哪次反悔过?」邹远说,「说实话,侍卫来禀告时我真的吓到……为甚么突然来百花找我?」我以为我们下次见面依然会在那个荒漠边小茶馆里。

  于锋抹脸,脸色微变。「邹远,若我说我无处可去,你会怎样?」

  邹远瞪圆了眼睛,还不能消化刚刚那句话的意思。

 

12.   

  人生有多少部分是可以自己掌握的?又有多少部分是任命运随意摆弄?

  又或者说,任别人掌控。

 

  擅自留下于锋的举动毫无疑问地被一干大臣强力反弹。邹远坐在大殿之上,底下的群臣吵得不可开支。一旁侍从紧张地低声唤了邹远,「陛下……」

  邹远叹了口气,「碰」的一声用力拍下桌面,脸色愠怒,说:「留下于锋此事可从长计议。但若此立即赶他走,是要让人看看百花如此高尚的待客之道吗?」

  朝臣从没看过邹远发脾气的样子,一瞬间全呆站在原地不知做何反应。侍从转头大喊「退朝」便跟在邹远身后离开厅堂,留下一班尚未恢复的臣子们。

  不是邹远不想管,而是他根本管不动。部落的统一向来都仰靠一名有实力的共主,先有孙哲平、后有张佳乐,不管是谁,都曾经是叱咤战场的一员。但他,一个只单靠血缘有名无实的共主,说什么都是枉费。

  邹远攒紧拳头。他是不能再这样软弱下去了。

 

  唐昊听闻早朝时的状况,受了一些老陈的委托前来找邹远。他二话不说的将邹远拉出令人窒息的宫廷,沿着密道跑出宫外,让年轻的国王好好透风一下。身为邹远小时玩伴又一起长大,他没理由不能说服他。抱着如此信心,唐昊终于找到一个契机开口:「你该不会真要留那家伙下来吧?」他调侃道。

  没有想到,邹远只是淡淡地望了他一眼,说,「我说真的,你信吗?」

  「不是吧邹远,为爱冲昏头也不是这——」唐昊愕然,原本的信心被粉碎,声音也开始急迫起来。

  「是真的。」打断唐昊后半段的话语,邹远的声音听起来果决而坚毅。放下汤匙的力道有些大,碗中的汤溢出,沾湿了洁白的桌布。

  当唐昊还愣于邹远少有的强硬态度时,邹远缓缓地开口,字字清晰铿锵有力:「我是以百花国王的身分想把他留下来。」

评论 ( 6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