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小奕。
灣家人。
專職挖坑不填。(被揍
喜歡寫東西但是文筆差QQ
歡迎大家來坐坐OWO///

P.S.小事情我男神

很病很雜的噗浪
http://www.plurk.com/shapher8312

© 牧羊少年
Powered by LOFTER

【荣耀大陆系列/于远】花火09、10

※存稿快没了,接下来能够维持日更嘛,就让我们继续看下去(ry
※心情差差怎么破,求解TTTTTTT

9.

  结果还没得到回复,于锋就先被禁足了。

  于锋在房里深深地叹了口气,虽然这是完全可以预见的情况,他还是觉得万分无力。

  在回来的路上,他想过千万种说服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理由,可是不等他开口说明一切,他就被拒于沟通的大门之外。

                       

  「殿下,属下送餐点来了。」门外传来通报的声音,随后于锋房门的锁被卸下,门被推开。

  「欸,怎么是你?……」探头进来的人却让于锋吓一跳。

  「嘘,不要张扬,还有,是『我们』。」那人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又向门外招了招,另个更小的身影立刻摸了过来。

  「于锋哥哥!」小小的身影往于锋的方向冲过去,叫了这么一声。

  「小卢,小声点!」还穿着侍卫装束的少年紧张的说。

  于锋看着紧张又兴奋的弟弟们,有些好笑地说,「你们怎么会来?」

  「我们知道你被禁足就很担心,可是父皇不准我们来看你,只好这样摸进来了。」

  「蓝河哥哥很聪明吧!」

  「嗯。」于锋伸手摸了摸蹦跳的卢翰文的头。

 

  于锋跟蓝河年纪相差甚远,加上他很早就离开蓝雨,因此他们之间的相处并不多,更可以说上「不熟悉」三字。而卢翰文,是在他离开蓝雨前后那几年出生的,别说认识了,连面都没见过。

  但是如今二人的行为却让于锋有点感动,到底手足之間毋须培养,兄弟姊妹间自然就有一种奇妙的连结,将他们连结在一起。

 

  「听说你想去百花,是真的吗?」寒暄没几句,蓝河便切入正题。

  「嗯,是真的。」

  「是想去那边住吗?」蓝河其实不太懂「去百花」三字。去旅游也是「去」、移民也是「去」,和那边的人结婚,好像也是种「去」。

  「呃,该怎么说呢。」于锋有些苦恼该怎么和蓝何解释,他抓乱头发,说,「我喜欢上他们现在的女王邹远,因此我想过去,和他一起。」

  真不愧是狂剑,这直球丢的又准又直,害蓝河措手不及,不知该如何反应。

  「……今天应该、不是愚人节吧?」蓝河的语气有点不太确定。

  于锋被蓝河的反应逗乐了,他哈哈大笑说,「我是认真的,蓝河。」

  「你看起来很不认真啊。」

  

10.

  跟蓝河谈过后,蓝河表示他会帮跟喻文州说说看。

  「我想母后会比较能谈这种事吧。」

  于锋表示同意,黄少天根本无法沟通。

 

  过了几天,喻文州出现在于锋的房间。

  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微妙,两人似乎都在等对方先开口的契机。

  「于锋,你说吧。」过了一会儿,喻文州捧起桌上精美的茶杯,啜了一口,「说说你想去百花的理由。」

  「母后,我……」

  于锋这次没像和蓝河说话那般直接,缓缓道出他和邹远从初见相识到现在的故事。

  喻文州从头到尾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静静地听着儿子说话。听完后他仍然是那样安静,总是带笑的容貌此刻没有任何表情,他拿起早已放凉的茶,啜饮一口又一口。

  于锋正襟危坐,紧张地冷汗直流,背部湿湿黏黏,紧握的手频冒手汗。

  最终喻文州喝完那杯茶,说,「于锋,你考虑清楚了吗?」

  「是的。」

  喻文州起身,于锋立刻跟着站起,直挺挺地站立,望着他的名义上的母亲实质上的父亲、蓝雨最顶端的Alpha。对方伸手整理于锋的衣领,拉好他衣服的皱褶,最后拍了拍于锋的肩膀。

  「如果你已经考虑清楚,也认定这是对的事,那你就去做吧。」

  「是。」于锋语气神色坚定,这是对喻文州的答复,也是对自己的答复。

 

-

 

一个后记

没想到这几天更了几篇文就迅速的破50fo
原本只是想写写一些自己萌让自己开心的东西,竟然也能受到大家青睐,实在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因为知道自己写的东西根本不上道,所以能够有人看有人响应真的感到非常很幸福XD欢迎大家以后也来多聊聊天,LO主是很逗比的喔!
以后也还请大家多指教了。


评论 ( 6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