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小奕。
灣家人。
專職挖坑不填。(被揍
喜歡寫東西但是文筆差QQ
歡迎大家來坐坐OWO///

P.S.小事情我男神

很病很雜的噗浪
http://www.plurk.com/shapher8312

© 牧羊少年
Powered by LOFTER

【荣耀大陆系列/于远】花火07、08

※下篇喻黄有。喻A黄O,但是黄少天是国王(。

 

7.

  纵使邹远百般反对,于锋还是一路从兴欣和呼啸的边界护送邹远回到百花。

  「我没有那么弱!」邹远抗议道。

  「可是你身体还没好。」于锋说。

  他们在百花皇宫外的幼稚争吵,止于唐昊出来领走邹远。顺带一提,唐昊非但没有感谢,还附送了白眼和中指给于锋。

  被讨厌了呢,于锋一边向两人挥手,一边苦笑。

 

  不过没关系,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于锋十二岁时离开蓝雨,开始为期四年的流浪和旅行。

  那时他不告而别,引起国内相当多的舆论,父皇……嗯……其实是生他育他的妈,也对他非常不谅解。他并非不爱他的家国,他只是认为自己需要更多外在的历练。总是在宫里养尊处优,是无法做得大事业的。

  他是蓝雨的大王子,拿着狂剑的王子,拥有继承权之一的王子,于锋。

  而今天他出于个人情感,决定中止这段绵绵无期的旅程。

 

8.

  重新踏上蓝雨这块土地,于锋觉得陌生又熟悉。

  熟悉,这里可是生他养他的土地,怎能不熟悉。

  陌生,睽违四年,宫中有多少大小的变化他不曾知悉,又怎不陌生。

  皇宫守卫看见大王子远远走来,都不禁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确认眼睛没问题后,立刻惊叫起来,恭恭敬敬地打开皇宫大门,列队欢迎许久未归的王子。

 

  于锋苦笑,他其实想要低调的回家啊。

  搞得如此阵仗,估计也惊动到那两位了吧。

  

  蓝雨的大王子走过美丽的皇家花园,稀有的白孔雀正在其中悠闲散步,花园中心的喷水池上,雕像依然宏伟。

  大理石砌成的宫殿巍峨矗立在花园之后,彷佛千古不动的巨人,静静地站在那里,脚踩大地,高举天空。于锋站在高大的巨门前,白色大理石做成的墙壁反射出的光线有些刺眼,他深吸了口气,推开沉重的大门。

  高高在上的宝座无人据守,于锋知道那人并不在此,他果断走进厅旁的雕花木门,直接往书房、也就是蓝雨国王平日办公的地方去。

  

  免不了要一阵挨骂了吧,毕竟当年的他可是不告而别。

  于锋走进书房,毫无意外地看见蓝雨的皇后——实质上蓝雨掌权者——也在此。那人对着于锋微微一笑,也没打算提醒正奋笔疾书和公文奋斗的国王。

  「父皇。」于锋没有犹豫,单膝跪在国王的桌前,不大不小的喊了这么声。

  桌前的人明显一震,张着嘴的样子有些搞笑。半晌之后他愤怒地丢下手中的笔,风风火火地起身,劈头就骂。

  「卧操你这死小孩你还知道要回家你还知道这是你家吗?出去不讲一声也就算了这几年在外面也没有传过任何一封书信,你是想让你爸你妈我担心的要死好让你可以顺利接位是不是啊?你好大胆子存着到底是甚么心啊什么心!」

  「少天,孩子刚回来,还累着呢。」

  「文州话不是这样讲啊,你看看这臭小子一溜烟就跑个没影儿还音信全无搞失踪搞神秘也不是这样的,传出去大家都要说蓝雨没家教啊你看看这怎么说。」

  「父皇,我这次回来,是有事相求。」于锋有点头痛,听着黄少天霹雳啪啦念下去,知道如果不赶快提出自己的事情,大概之后就没机会说了。

  「……我靠靠靠靠回来不先问你爸安还有事情要找我做主啊?出去玩了个几年怎么就不知道喊我父皇了呢不准不准不准一律不准,当初你要偷跑可没问过我意见了啊。」

  「少天。」喻文州接收到于锋求救的眼神,开口打断黄少天停不下来的训话,「听听他要说什么,你再开骂也不迟。」

  黄少天撇撇嘴,「你最好感谢你妈。」

 

  于锋除了苦笑还是苦笑,看,黄少天都气得只剩一句话了。

  不过估计听完他的请求大概又是一阵腥风血雨。

  但是他还是要说。

  「我想去百花。」

  黄少天嘴巴大开,讯息接收不能,这讯息量大到连喻文州都露出吃惊的表情了。


评论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