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小奕。
灣家人。
專職挖坑不填。(被揍
喜歡寫東西但是文筆差QQ
歡迎大家來坐坐OWO///

P.S.小事情我男神

很病很雜的噗浪
http://www.plurk.com/shapher8312

© 牧羊少年
Powered by LOFTER

【荣耀大陆系列/于远】花火05、06

5.

  「……远、周远?」

  邹远回过神来,于锋一脸担忧,直直地望着他说,「周远,你还好吗?你看起来状态很差,要不要今天早点回去休息?」

  「……」邹远呆愣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呃、我没事。」

  「真的吗,如果不舒服,不要硬撑。这间茶馆有提供休息的房间,要不——」

  「不用。」

  邹远站起身,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没料还没站直身体,眼前一黑,便甚么都看不到了。

 

  其实邹远身体出了状况,他自己是很明白的。

  而在这种状况下出远门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想他也是很明白的。

  明白归明白,他还是来了,只因为,他想见见那个人。

 

  皇宫里只有竹马唐昊知道自己老是失踪是去哪,上次被那个家伙揪住后,邹远只好一五一十老实招供,换得好友一计完美的卫生眼。

  「小心哪天被卖掉都不知道。」唐昊的声音里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如果要卖才不会等到今天。」邹远不甘示弱的反驳。

  唐昊摇摇头,在邹远的病单上写下放弃治疗三个大字。

  他笑开了,唐昊,这是四个字啊。

 

  邹远知道于锋照顾他一整夜。

  他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思绪飘回了唐昊给他下的批注。他本以为好友只是随口说说,然而回想于锋昨晚的细心照料,长久以来的相处,他竟有那么一丝情动,甚至对隐瞒身份这事感到愧疚。那句「我信你」犹言在耳,在被别人卖掉以前,自己的内心已经先出卖了自己。

  还真的放弃治疗了我。

  邹远心想,只手掩盖住因为发烧和害羞而红透的面容。

  

6.

  「感觉好些了吗?」于锋走进房间,手上捧着瓷碗。他将那碗气体蒸腾的东西放下,坐到床边,伸手扶起邹远。

  「好些了。」邹远虚弱地笑了笑。

  「我请了医生来看你,医生说你是过度疲劳……还有发情期快到,多休息就没事。」于锋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取过刚刚放置在桌上的瓷碗,递给邹远,「喝下吧,身体会好点的。」

  「谢谢。」邹远接过喝下。

 

  药汤的温度有些烫口,混合中药独特的苦味,邹远被呛得要呕吐出来。于锋见状,眼捷手快抢回邹远手上的药汤,并伸出手轻轻地拍着邹远背部帮他顺气。

  

  「还烫着就等凉了再喝,干嘛喝那么急。」

  邹远不语,用手背擦了擦嘴唇,一双因病有些疲累却明亮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于锋。

  于锋有着令人心安的肩膀和胸膛、手臂上结实有力的肌肉,和一双长期执剑而生出厚茧的手。只有这样的人才驾驭的了狂剑,邹远心想,他没有见过孙哲平,然而从张佳乐的描述里,他听了许多关于狂剑的故事。

  对方被盯得有些发毛,说声我先去外面找吃的你先休息便转身要走。

  「于锋。」邹远唤住他说,「我有事要跟你说。」

 

  结果于锋听完邹远的自白也没特别反应,导致年轻的百花国王莫名沮丧。

  于锋哈哈大笑说,「不管你是周远或邹远,是普通人或是百花的国王,你都是你啊,我又不会因为身分就对你有不一样的看法。」

  「倒是你……身为一个Omega,能够独力撑起一个国家,真的让人感到非常佩服。」

  「我没你说的那么厉害。」邹远说。

  「是这样吗……」语带保留的话中,带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怎么了?」邹远看于锋一脸若有所思,疑惑地问。

  「没事。」于锋笑着说。


评论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