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小奕。
灣家人。
專職挖坑不填。(被揍
喜歡寫東西但是文筆差QQ
歡迎大家來坐坐OWO///

P.S.小事情我男神

很病很雜的噗浪
http://www.plurk.com/shapher8312

© 牧羊少年
Powered by LOFTER

【多CP/生子有】遥想当年你年纪小

※荣耀大陆系列,但跟本篇剧情没有很多连结,也可当一般的文章看

※逗比向

※ABO生子有,不适者请回避

※CP:喻黄、方王、双花、林方、韩张、双鬼、于远


1.于锋的场合(喻黄)
 

  「呜噢噢文州文州为什么这小孩一直在哭阿,我明明刚刚尿布也换了奶也喂了奶嘴塞了玩具塞的他满床为什么还是哭不停在这样去我也要哭了啦!」黄少天一边抱着哭得淅沥哗啦的于锋,一边跟隔壁的喻文州哭诉着。

  「……少天,你再不抱松一点,小孩就要被你掐死了。」

  「黄少你在搞什么!」徐景熙刚去处理完医务处的杂事,一回来就看到黄少天像在掐小熊玩偶的样子抱着于锋差点没吓尿,赶紧从黄少手里把小孩抢救下来抱在怀中好生安抚。

  「黄少我看你之后还是不要接近育儿房好了……压力山大阿。」国王把自家王子掐到死掉还真是前所未闻哪。

  「去去去哪有爸妈不亲自照顾小孩的道理,你们违反人伦阿这是!」

  「我怕你在这样下去你会先违反人伦。」徐景熙安抚小王子睡着后,瞪了黄少天一眼。

  

 

2.蓝河的场合(喻黄)
  

  蓝河正在摇篮里睡得香甜。

  忽然一只手就这样摸了进来。

  然后啪的一声被抓住。

  「陛下,请问您在这干什么呢?」徐景熙笑的一脸春风得意,可是手上的力道却愈来愈重。

  「啊啊啊景熙痛痛痛痛快放开、会断会断会断啊———」黄少天惨叫。

  「我不是说过没有我的允许您不能进来吗?」为了预防上次照顾于锋出现的惨案。

  逃过酷刑的黄少天痛到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在内心刷频吶喊徐景熙这奶为什么手劲越来越大了这根本不合科学啊真是,然后一脸委屈地望着刚刚差点弄断他手的凶手。

  「装可怜也没用。」

  审判官徐景熙做出了判决。

  犯人一号黄少天发出惨烈的哀号。

  然后被吵醒的蓝河马上哭了。

 

 

3.卢瀚文的场合(喻黄)

  卢瀚文比一般的小孩还要精力旺盛,睡眠时间也短上许多。

  喻文州让卢瀚文坐在自己的腿上,拿了几个玩具逗着小孩玩。

  小蓝河拿着一本童书走过来,安安静静地坐在喻文州身旁翻阅。

    

  你以为黄少天终于学乖是吧? 
  那你就太小看黄少天了呵呵。

  但是你如果真的以为他会造次,那就更小看徐景熙了。

 

 

4.刘小别的场合(方王)

  刘小别从出生那刻起,似乎就奠定了他独立的个性。

  不哭不闹,只是睁着圆眸子观察身边的一人一物。

 

  但是就苦了有些人,尤其是那种明明平常精明的狠,可是只要遇到跟小孩有关的事情就立刻变成笨蛋爸妈的那些人。

  戳了戳躺在软垫上正在玩魔法玩具的小别,方士谦忧心忡忡,「杰西、为什么小别不会哭也不会闹啊杰西,这孩子是不是哪里病了QQ?」

  「方士谦,可以不要自带表符吗。」

  「好吧可是为什么小别都不像别家的孩子一样我很害怕啊——」
  王杰希忍无可忍,一把把刘小别从方士谦手下抢救出来。

  「你是不是忘记你其实是个医生了?」

  「欸、对吼。」方士谦恍然大悟,伸手试图抱过小别,「来来把拔抱抱看你有没有哪里痛痛——」

  「滚。」还附赠刘小别奋力一咬。

  

 

5.高英杰的场合(方王)

 

  「英杰把拔抱抱——」

  「英杰飞高高——」

  「英杰你看这是熔岩烧瓶——」

  「喔噢英杰会魔法好厉害——」

  解释一下,最后一句是因为高英杰把熔岩烧瓶往方士谦的方向丢去。

 

  拿着夜宵要回房间的刘小别,和准备要去看高英杰的王杰西,两人一起在育儿房目睹了一切。

  「妈、爸是不是有点……奇怪……」

  「……他奇怪很久了。」

 

 

6.邹远的场合(双花)

 

  孙哲平最近觉得有点不爽。

  尤其是现在。

  你说现在发生啥事?

  噢、那个咋的……邹远常在半夜大哭,每次哭起来都惊天动地,整个皇宫的花都被哭到凋零了,因此爱子心切的张佳乐往往需要在夜半时分起床去邻房照顾邹远。

  就像现在这个样子。

 

  后来次数实在太频繁,二人不堪其扰,张佳乐犹豫再三终于说出口:「大孙,这阵子我先去隔壁睡吧。」

  孙哲平从来都没有像现在如此挫折过。

 

 

7.唐昊的场合(林方)

 

  「老林、他像你还是像我?」方锐伸出手指,戳到了正躺在襁褓中、睁着圆亮眼睛的唐昊面前。小唐昊发出意义不明的呜哇声,肥短软嫩的小手便抓住方锐的手指,作势要放到口中吸吮。

  「眼睛像你。」正在房间另一角看文件的林敬言,闻言便放下手中的工作,走到方锐的床边,温柔的回答刚刚的问题。

  「是不是特么的真诚?」方锐抬眼,那双眼睛巴眨巴眨地直直向林敬言的眼底望去。

  「是。」林敬言弯下身去,一手抚上方锐的脸颊,低头用唇封锁住那准备吐出碎语的嘴,两舌在口腔互相纠缠、追逐、嬉戏,直到筋疲力尽才肯罢休。方锐环住林敬言的颈,轻轻地喘气。

 

  还真流氓啊,老林。

 

 

8.宋奇英的场合(韩张)

 

  「泡奶粉的最佳温度为40度。」

  「奶粉和水的比例不可擅自更改。」

  「先加水。」

  「喂奶时奶瓶的高度应该适中,乳汁要充盈奶头。」

  「……」

 

  「新杰,还没好吗?奇英在哭了。」韩文清顶着一张极度正经的脸,手上却抱着嚎啕大哭的奶娃,这画面出现在医务室时,在场的人都被吓了好一大跳。

  「抱歉,顺便讲授一下照顾新生儿的基本知识。」张新杰擦了擦手,接过安文逸刚冲泡好的牛奶,「刚刚教授的地方有任何问题吗?」

  「没有。」实习医生们一致摇头。

 

  皇后殿下真是敬业啊。照顾小孩之余不忘本分。

  望着韩文清和张新杰远走的背影,众人心想。

 

 

9.盖才捷的场合(双鬼)

 

  吴羽策整天都没有看到李轩和盖才捷。

  房间没有、书房没有、大厅没有、厨房没有、……。

  这一大一小是还可以跑哪去。

  吴羽策双手环胸坐在自己的书房里,散发出的黑色气场让十公里外的人都退避三舍。

  「李迅。」看到某人偷偷摸摸地从门口经过,虚空的皇后大人喊出彷佛死神召唤般的句子。

  「干干干干嘛、吴女……吴大人?」李迅惊惧。

  「李轩和小盖跑去哪了?」

  「我最近没有乱讲八卦啊别打……咦?」李迅反应过来,发现吴羽策不过只是想问老公小孩的去向,不禁大松一口气,「这个嘛、我好像最后看到他们是在花园附近。」

  「花园吗?……」吴羽策低喃,随后起身风风火火的走出去。

  正当李迅正欢天喜地的准备离开时,吴羽策又突然折返,一脸严肃的说:「我回来再料理你。」

 

  吴羽策最后终于在花园发现父子二人,一大一小正躺在草地上呼呼大睡。

  虽然让他找的有点火大,但是看到这副场景又不忍打扰他们。

  李轩仰躺在草地上,胸口窝了盖才捷。

  树上花朵树叶零落,落在两人身上。

  两个人都睡得相当平稳,偶而还会微微笑着。

  是做了什么好梦吗?吴羽策帮二人披上披肩做被子时,心想。

 

 

10.曾信然的场合(于远)

 

  邹远抱着曾信然,一边摇晃着一边轻拍孩子的背。

  听着邹远哼的轻快小调,曾信然很快地就进入睡眠。

  「睡了吗?」于锋走进房间。

  「刚睡呢。」邹远将曾信然放进铺满软垫的幼儿床内。

  于锋走过来,轻轻地摸了摸小孩细嫩的双颊。

  「你刚刚哼的是什么?」

  「小时候母亲常唱的歌。」

  「这么说是百花的摇篮曲啰?」

  邹远点点头。

  「那下次就换我唱蓝雨的摇篮曲吧。」


评论 ( 11 )
热度 ( 79 )
  1. 蝠夜牧羊少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