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奕。灣家人。
挖坑專業。
月歌主海隼/春始

© 牧羊少年
Powered by LOFTER

不以结婚为前提的告白都是耍流氓(海隼/月野大学paro)

设定走http://shapher8312.lofter.com/post/355cd0_12048ee3



在午夜之前,文月海的驾车终于抵达他们在教职员工宿舍区的0711寝。霜月隼坐在后座,经过一天的喧闹,精神早已摇摇欲坠,半垂着脸打盹着。

「隼、醒醒,到了。」解开安全带,文月海侧过身,伸手向后轻轻地拍了拍霜月隼的大腿。

白色的魔王大人震了一下,抬起头有些迷濛的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打了个呵欠。

明明还未到达霜月隼的睡眠时间,对方却已经进入待机模式,看样子真的累坏了。文月海笑了笑说,「快点进去洗澡完后就可以休息囉。」

「嗯……」霜月隼又打了一个呵欠,踩着缓慢的步伐走进宿舍。

 

-

 

霜月隼走出浴室时,文月海正站在客厅的橱窗边,脸上挂着若有所思的神情,手上还不知道拿着甚麽东西。

今天是学弟们帮他们几位办的毕业聚餐,闹腾了一整晚,各种千奇百怪的环节不说,最后还拖着学长们开了酒,要不是害怕直接被睦月始物理一番,大概有几位会直接喝个烂醉。

文月海当然也是开喝的其中一位,霜月隼走进他时,还能闻到空气中若有似无的酒气,令人醉心。

听到脚步声,文月海回头,「不早点休息?」

 「看到海一副在思考人生的样子,身为好室友当然要先过来关心一下。」霜月隼的声线慵懒,语气呢喃。文月海笑了笑,伸手过来揉了揉他盖在湿润头髮上的毛巾。

「就算如此也先把头髮吹乾吧。」

「帮我~」

「好好——」

 

文月海将手中的物品放置在客厅的茶几上,霜月隼这才看清楚那是甚麽——一台对方研一时做的民航机模型。

他拿起那台栩栩如生、宛如随时可以起飞的模型,握在手中反复翻看。模型有些角落早已磨损落漆,某些细节可以看出製作者不熟练的蹩脚,然而并不影响它成为一个完成度极高的模型。

霜月隼抚过展示架上烙印的文月海的名字,他还记得这是文月海研一的第一个课题,虽然并不是第一次製作模型,对于这种精细的工作文月海还是相当的头疼。文月海熬了几天终于生出了这台漂亮的模型,并在完成的那天昏头大睡。看着对方眼下的黑眼圈和疲惫的神情,他偷偷地看了这台模型,偷偷地修改了一些对方始终无法克服的小地方。

 

文月海拿着吹风机走回来,就着毛巾擦拭了对方的头髮,动作轻柔。打开吹风机,将毛巾挂在一旁,一手温柔地揉着霜月隼好看的银髮,一手适当的摆盪吹风机,不让热风烫伤对方。

霜月隼舒服的向后仰去,半眯着眼享受对方的服务,稚气地拿起飞机摆弄着。文月海看到对方孩子气的行为,忍俊不禁。

「几岁啊你。」关掉吹风机,稍微揉乱对方的头髮,确认完全吹乾后,便将吹风机收了起来,坐到霜月隼的身边去。

「五岁喔。」霜月隼哼了几声,看似心情不错。他把飞机送到文月海的眼前,在对方准备接手之前,又收了回来,「怎麽突然在看这个?」

「啊……其实,是准备要送给你的。」文月海有些不好意思的乾咳了几声,「毕业礼物。」

「因为被泪和驱他们吐槽了而作的补偿吗?」霜月隼的眼睛带着笑意向文月海望了过去。

闻言,正在喝水的文月海差点呛到而咳了更大声。在毕业聚餐时,后辈们问了他们毕业后的规划,本来以为霜月隼和文月海稳定发展的几位学弟,在霜月隼一脸淡然的说出「我们没有在一起」后,全部都露出惊天动地的讶异表情——连同文月海本人。

而在霜月隼说出因为海又没有说他喜欢我后,后辈们难得意见一致的用谴责的眼光向文月海望了过来,让文月海当场手足无措的支吾不已、却无法反驳。

 「啊、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我真的很抱歉。」文月海顺了顺气,放下水杯后转过身来望着霜月隼说道,「说是补偿也对……」

霜月隼眉眼弯弯,晶亮的翠金色双眸笑意盈盈,噙着笑容,他默不作声,等着文月海说下去。

「在这个份上再次意识到自己的笨拙,说什麽都很像无理的辩解。以及顺着这样愧疚的心情往前追溯,越加发现自己大概错过了很多事情……」文月海说道,「啊啊,我真的不是很会说话啊,好抱歉。」

「没关係,因为这样的海,我也很喜欢喔。」

 「隼……」文月海苦笑,海蓝色的眼睛和对方对上了视线,并在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睛中,看见自己有些窘迫却坚定的神情,「那,作为赔罪,你愿意喝上一辈子可能和本人一样很差劲的味噌汤,和一辈子为你而泡的红茶吗?」

「当然愿意。」霜月隼由衷的喜悦表溢于情。

文月海向他凑过去,在他的薄唇上落下轻柔一吻。在互相交换呼吸的时刻,他听见对方低沉声线在他耳边响起,彷彿贝壳裡听见的蓝色温柔潮汐。


——爱しているよ。


评论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