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奕。灣家人。
挖坑專業。
月歌主海隼/春始

© 牧羊少年
Powered by LOFTER

Gift.下 (海隼/2017隼生賀)

*最終篇

*世界第一可愛的隼大人生日快樂


〈Gift〉下


  「隼——?」
  有個聲音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將他從深度的睡眠中拉了出來。霜月隼緩緩地張開眼睛,有些酸澀。他費了些勁將充斥腦中的雜亂影像驅逐乾淨,並意識到他正睡在月寮裡的房間,他的搭檔文月海依照往常過來叫他起床,而那人正坐在他的床邊,臉色有些難看。
  「嗯——是海呀……再讓我睡一下……」他將被子捲了過來蓋上,翻身將自己埋進柔軟的枕頭裡。
  「隼。」文月海拉下蓋到他的頭的被子,「你身體不舒服嗎?」
  「嗯?沒有?」從枕頭間傳出來的聲音有些發悶。
  「可是看你睡得很不安穩。而且……我剛剛叫不醒你。」文月海的聲音有些擔憂。埋在枕頭裡的霜月隼愣了一下,有些意外。他在不知情的時刻陷入了有力量的夢境嗎?那些雪花般的夢境片段熟悉的像是他的親身經歷,當他想要更進一步觀察時,又模糊的甚麼也看不清。
  他翻過身,打了一個呵欠,看著表情仍嚴肅的文月海,他扯開笑容,「沒事的唷,海。」
  「……真的沒事?」
  「只是作了有點漫長的夢而已。」
  「什麼夢?」
  霜月隼向文月海伸出了手,在對方回握住的同時稍加施力,文月海毫無防備,一下沒穩住便往前倒向霜月隼身上。
  「你……」文月海反應及時,用手撐在霜月隼身側,沒有直接壓上去。霜月隼將手搭上了搭檔的臉龐,細細地描繪著文月海堅毅的輪廓。這張臉在那些零碎的夢境中,有時年輕、有時蒼老,雖然掛著笑容的時後更多,但偶爾也會擺出嚴肅的姿態——唯獨沒有改變的是那雙總是望著自己的眼睛,蔚藍如同大海般深邃。
  就像現在。從最一開始對自己動作的疑惑,安靜下來後轉為溫柔的目光,不管是哪個眼神,霜月隼都好好的看著、並且收藏在心中最柔軟的位置。
  他們擁抱,偶爾交換彼此溫熱氣息,心滿意足地溫存片刻。霜月隼靠在文月海的胸膛上,在文月海開口之前,回答道,「『我夢見大家彼此都是不相識的』。」
  「然後呢?」文月海低沉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我醒了,並且知道我們原是彼此相愛的』。」霜月隼朗聲說道。
  文月海低低的笑了,「你書架上那本《漂鳥集》我還是看過的。」
  「海真是不解風情——」
  「好了我知道你沒事,所以你還要繼續躺著嗎?」
  「反正海都陪我賴床了不是嗎?」
  「喂你這是……今天OFF打算全耗在床上了嗎?」
  霜月隼向前傾靠在文月海的耳邊,語氣輕柔呢喃,又似蠱惑,「是耗在海身上唷。」

-

  兩人又折騰了一些時間才離開被窩的懷抱。
  餐桌上放著長月夜出門前幫霜月隼預留好的早餐——雖然現在這個時間點已經可以稱作午餐了——。月寮裡除了文月海和自己,其他人都早已出門工作。霜月隼享受完隊員的愛心後,坐在公共交誼廳的沙發上拆著信。
  文月海似乎下樓和經紀人談論公事去,過好一陣子才出現在交誼聽的門口。霜月隼一邊讀著信,一邊將信封裡的其他東西攤在桌上。
  「這是什麼?」文月海走過來他身邊坐下,饒有興致的看著桌上的東西。
  「之前合作過的攝影師寄給我的照片。」霜月隼讀著信回答道。
  「哦?」文月海拿起桌上的相片,大多都是些風景照。
  「海你也認識喔,就是拍君に花を、君に星を封面的那位可愛的公主。」霜月隼將信折疊整齊重新塞回信封裡,湊過來跟文月海一起翻閱著那疊厚厚的照片,「當時有留下聯絡資料,後來她有新作品,都會寄給我一份。」
  「看來你們聊的蠻來的?」
  「是個很有想法也很有眼光、十分上進的女孩子。多虧了她,封面大受好評呢,海不是也很喜歡?」
  「是沒錯,記得當時後選擇的捧花跟背景的花田也是你們兩個討論的吧?喔這個,看起來相當不錯,可以列入下次旅遊的清單。」
  「這麼早就開始安排明年七月的計畫了嗎?真是坐不住啊。」
  「嗯……『人生苦短』?」
  「海是老爺爺嗎?。」霜月隼輕輕地笑出聲。在文月海翻閱到某一張時,霜月隼突然伸出手將剩下一整疊拿走,「啊這個。」
  「怎麼了?」
  「聽說她這次換了新器材,發現有些當時留下來的練習側拍,因為也不算上工作內容就沒急著給我,趁這次機會就順便寄過來。」
  「哦?」文月海一聽興致也上來了,「這邊都是嗎?」
  和前面的風景照不同,看的出來霜月隼手上那疊屬於練習的拍攝,內容大多是當天拍攝過程、或是一些隨意的人物、景色抓拍。當時攝影組一聽到要拍攝這首歌的封面,便立刻提議要出外地拍夜景,而這個意見便是這位攝影師提出的。文月海的印象中,這位女孩對攝影工作相當有熱忱,雖然年輕但十分有想法。攝影進行之前早已跟他們兩個反覆討論多次,攝影過程中,也時不時提出建議。
  為了要拍夜景和星空,化妝和器材的架設準備時間定在黃昏時分。這些照片中,有相當多都是在這段時間拍下的。
  「海——」霜月隼突然拿了一張照片在文月海面前晃了晃,「居然偷看我?」
  「咦?」文月海愣住,定睛一看。
  那張照片中,文月海在給化妝組做最後的打理,而他的視線望向花田中央。順著視線過去,是站在花田中央的霜月隼。對方早已準備好了,獨自一人處在一片花海之中,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望向遠方。黃昏的夕陽撒在霜月隼和一整片梔子花田的白色花朵上,整個人都散發著光。遠處的天空已染上了濃郁的夜色,和金橘色渲染成一片魔幻詭譎的綺麗風景。
  「啊……那時候……」
  「說吧,自首的話魔王大人可以考慮減刑。」
  「怎麼說呢?因為覺得很適合吧,光是這樣拍起來就很意境,當下看到的時候完全轉不開目光。」文月海說的飛快,耳尖卻染上不輕易發現的紅。霜月隼輕哼了兩聲,似乎非常滿意文月海的反應。
  沒多久,文月海把另外一張照片塞到霜月隼面前,「還說我,你還不是一樣?」
  這張照片的時間點比前一張晚的多,天空已完全浸染在夜色之中,皎潔的月色和滿天璀璨的星光,連接一望無際的白色花海。視角比上一張遠了些,畫面中兩人正一起站在花海中間,霜月隼依然是熟悉的微笑,其中潛藏著更多溫柔,正看著身旁眉飛色舞的文月海,而對方望著天空,似乎正在說些甚麼。
  「怎麼?自首考慮減刑?」文月海的笑容帶點得逞的狡黠。
  「當然是因為——海比星星好看嘛。」霜月隼放軟了聲線,並且不意外的收穫搭檔有些窘迫但欣喜的表情。
  「……連側拍都拍得很好,回頭要謝謝人家。」
  重新拿起黃昏那張照片,霜月隼仔細凝視,「海,你知道黃昏又被稱為『逢魔時刻』嗎?」
  「哦?是傳說日夜交替,妖怪開始橫行的時間?」
  「黄昏是光明轉為黒暗的時刻,所以在這個時間帶很容易看見幻覺、迷路、遇上妖魔鬼怪。也許還會遇見已經死去的人,甚至前往異世界的門也會被打開喔。」
  「所以你那時候是打開了甚麼奇怪的東西嗎?」指著那張照片裡的霜月隼,文月海問道。
  霜月隼搖搖頭,笑著說,「我想起來今天早上夢到甚麼了。」
  「那時候以為是幻覺,但是後來成真了。」

-

  他行走在梔子花所鋪成的道路上,白色花朵姿態搖曳,和天上億萬星辰相互輝映。
  在路的盡頭有另外一個人,正笑著向他走來,喊著他的名字。那聲呼喚穿越千萬年的光年而來,和無數次時光相互交疊,最後落進他的耳裡。
  這是他所擁有並僅有的,最好的禮物。

评论 ( 1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