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小奕。
灣家人。
專職挖坑不填。(被揍
喜歡寫東西但是文筆差QQ
歡迎大家來坐坐OWO///

P.S.小事情我男神

很病很雜的噗浪
http://www.plurk.com/shapher8312

© 牧羊少年
Powered by LOFTER

【榮耀大陸/喬高】意若思鏡

榮耀大陸PARO

※其實我一直覺得意若思鏡是蠻虐的東西

※我流設定,小心食用


1.
  微草,榮耀大陸上唯一的魔法帝國,一直都是大陸人民眼中,最為不可思議的國度——當然,要扣除雷霆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高科技國家。
  普通人很難找到微草真正坐落的地方,有傳聞在東,有傳聞在西,不管傳聞是甚麼,共通點都是「那不是真的」。
  微草用魔法將自己真正的領土隱藏起來,常人所能見的,就是一片廣袤的青綠草原,比鄰幽深的藍雨海。

2.
  帝國的接班人、魔法的天賦極高而被譽為「天才」的微草小公主高英杰,某個涼爽的夏夜,乘著銀白的月光,在城堡四溜搭。
  這當然是被禁止的。
  微草國當今國王王杰希,秉持「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情」的原則,可不希望夜半時分還有人在外閒晃,該休息的時間就該休息。
  但是偶爾高英杰也想使壞一下,他披上黑色巫師斗篷,遁隱在黑夜中。

3.
  今天探險的地方是觀星塔。
  那是整個城堡、整個微草最高的地方,當你站在那邊時,你甚至以為自己能觸碰到天空那閃爍的星斗。
  這是高英杰最喜歡的地方。
  他喜歡在晴朗的夜半時刻,獨自一人仰躺在塔上,享受夏夜清涼、帶著遠方海鹹味的徐風,觀望滿天的星,細想那些星座的傳說。這時候,他不是「天才」,也不是「接班人」,他只是個普通人,喜歡看星星的普通人。

  不過今晚有個意外。
  高英杰在塔上,發現了一面鏡子。
  當他推開古老的木門,手上魔杖頂端發散的小光,被磨光發亮的鏡子反射回來時,他著實嚇出一身冷汗,以為被別人發現了。
  年輕的魔法師小心翼翼地左顧右盼,確認沒人後,才躡手躡腳地接近那面鏡子。
  
  「呃、!」高英杰狠抽了口氣,倒退兩步,慌亂地向左邊看去——那裏仍是一片靜默的黑。
  他皺了皺眉,年輕的臉孔寫滿不解和驚嚇。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後,高英杰又走回鏡子前,這次他有了心理準備,沒再被鏡子裡的影像給嚇到。
  望著、望著,高英杰望出了神。
 
  磨光的鏡子中,是他和喬一帆,他們身上的衣服磨損厲害,臉上手上有些擦傷,看起來經過一陣激戰,卻愉悅地笑鬧著。
  他們肩並著肩,臉上仍有著少年的生怯和靦腆,手牽在一起,無比堅定。

4.
  「英杰。」魔法學校課程結束後,王杰希出聲喚住自家孩子。
  高英杰正在走神,隔壁的柳非意識不對,伸手拉了拉對方的長袍,對方才恍然,一臉抱歉地走到王杰希身旁,「母親。」
  「你今天走神有點嚴重,怎麼了嗎?」
  「呃、沒事的,母親。」
  王杰希望著兀自低頭的高英杰,也沒多說甚麼,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如果累了話就好好休息,下午就放你假吧。」
  「……是。」

5.
  高英杰下午放了假,在城堡裡四處亂竄。
  他要尋找喬一帆,他的好友,分享那天晚上所發生的事,和那面鏡子。
  他最後在接近廚房的轉角看到那孤單的身影。
  「一帆!」
  「啊、是英杰。」喬一帆聞聲轉過頭來,一臉驚訝。高英杰跑得有些喘,停下後又急切地想要說話,差點一口氣換不過來,「先喘口氣再說話啊,英杰。」
  喬一帆遞過一杯水,又拍拍高英杰的背,幫他順氣。
  「一帆,你晚上有空嗎?」喝下水後,高英杰立刻詢問喬一帆。
  「我沒事,怎麼了?」
  高英杰的眼睛突然變得有些晶亮,說,「那,一帆可以跟我去一個地方嗎?」
  「哪裡?」
  「觀星塔,我想給你看我昨天發現的奇妙物品。」

6.
  喬一帆被高英杰的神祕搞得哭笑不得。
  套了半天話也不知道對方要給他看甚麼,年輕的魔法師直嚷著你來就知道了。喬一帆也不是討厭這樣,只是對對方小小的心思感到可愛。
  喬一帆也是魔法菁英班中的一員,但同學都比他還出色,自己又來自名不見經傳、家道中落的貴族家庭,他很快就被邊緣透明化。值得慶幸地,整個班級裡,偏只有被譽為「天才」的高英杰和他是好友。
  被高英杰半拉著上了觀星塔,謎底揭曉。

  「一帆你看。」高英杰有些興奮,一帆會不會看到跟自己一樣的東西呢?
  「這是……」喬一帆走上前去,疑惑地望著鏡子。
  當他看到鏡中浮現的影像,終於明白高英杰為甚麼會如此興奮。喬一帆先是看到他和菁英班的大家一同並肩作戰,又看到王杰希讚賞性的拍拍他的肩,就像平常對高英杰那樣,然後……然後似乎就沒有多餘的影像了。
  高英杰看喬一帆靜默不語,不由得緊張起來。
  「一帆……」他開口呼喚好友。
  「英杰,這是一面怎麼樣的鏡子啊。」喬一帆露出苦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心中的疑惑。
  「嗯,我其實也不知道,但是很好玩,不是嗎?」
  喬一帆點點頭,又轉過頭去看鏡中的自己,那是個充滿自信,並且深受各方肯定的自己。
  「一帆,那個……」高英杰有些躊躇地說道,「我可以問問你看到甚麼嗎?」
  「其實我也說不太清。」喬一帆抓了抓頭髮,反問高英杰,「那英杰看到什麼?」
  「我、我看到了我和一帆,一起並肩作戰。」高英杰沒料到好友的問題,瞬間臉一紅,話都有點說不清楚。
  「是嗎?真棒。」喬一帆笑著說。
  「一帆……」高英杰真的很想問,一帆你看到的,跟我一樣嗎?但當對方黑色深邃的眼睛一望過來,他開口的勇氣瞬間消無。
  「雖然不知道這鏡子究竟真正用途是甚麼,但的確是個好玩的東西,謝謝你,英杰。」
  「嗯。」高英杰點點頭。

  最後他終究沒有開口。

7.
  後來,高英杰又獨自上觀星塔好幾次。
  他不再觀看滿天繁星,只是坐在鏡前,癡癡望著鏡中他和喬一帆的身影,虛晃卻真實。
  他甚至連作夢都夢到喬一帆。
  那樣的景色、那樣的人物,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在他的腦海,彷彿烙印般揮之不去。
  
  高英杰開始分不出來,這究竟是現實,抑或夢境。

8.
  那天,高英杰又來到觀星塔,卻發現那面鏡子消失了。
  他緊張慌亂,不知該如何是好。這段日子,幾乎是鏡子提供他生活的能量。
  「英杰。」熟悉的聲調從背後傳出,高英杰幾乎嚇傻了。
  「母、母親?」
  「我該想到你是沉迷於此,精神才會極差。」王杰希的語調溫和平穩,聽不出情緒。
  「我、……」
  「那面鏡子叫意若思靜,會反射出人們心中想妄和慾念,只有心中富足的人才能把它當普通鏡子使用。」王杰希也不急著出言責罵,靜靜地解釋說道。
  高英杰沉默。
  「它的確會帶給人們快樂,但久而久之人們只會耽溺其中的幻象,而忽略現實。英杰,你懂了嗎?」
  「我明白了。」高英杰神色黯然。
  「我已經把它移到別處,不要試圖尋它。回去休息吧,這陣子你應該很疲乏。」
  「是。」

9.
  的確只是想妄。
  耽溺於其中只會使自己沉淪於虛假。
  當高英杰和喬一帆在戰場上刀劍相向時,他徹底明白了。
 
  高英杰至始至終不知道喬一帆究竟看到什麼。
  而他也毋須知道。
  畢竟那終究,只是一場不存在的想妄。

评论
热度 ( 15 )